首页 新闻 关注 社会 财经 资讯 直播 图片 视频 记者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法制 热评

“拖欠4.7亿工资补贴”被曝光的前两天,贵州教师一天收到3笔钱

来源:凤凰网 作者:自由飞 发布时间:2020-09-08
摘要:我已收到4460元偏远地区生活补助和6700多元绩效工资。9月7日中午,张老师(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国务院曝光的前两天,他的银行卡一天之内收到三笔打款。 ▲中国政府网发布的《督查通报》 张老师是贵州省大方县一名有着40年教龄的乡村教师,最近,他所在的大方县曝出一

  “我已收到4460元偏远地区生活补助和6700多元绩效工资。”9月7日中午,张老师(化名)告诉红星新闻,国务院曝光的前两天,他的银行卡一天之内收到三笔打款。

     ▲中国政府网发布的《督查通报》

  ▲中国政府网发布的《督查通报》

  张老师是贵州省大方县一名有着40年教龄的乡村教师,最近,他所在的大方县曝出一件令外界感到震惊的事——

  2020年9月4日,中国政府网发布《关于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问题的督查情况通报》(下简称《督查通报》)称,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大方县进行明察暗访发现,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至2020年8月20日,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47961万元,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34194万元。

  此外,国办督查室还发现,大方县假借推进供销合作社改革名义,发起成立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

     ▲《贵州日报》9月6日官方微信通报

  ▲《贵州日报》9月6日官方微信通报

  据9月6日《贵州日报》官方微信报道,国办督查室发布《督查通报》后,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主要领导第一时间作出指示批示,召开省委常委会、省政府专题会研究部署,立即开展整改和查处工作。省委决定对大方县政府县长作停职检查处理,对大方县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副县长和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作免职处理。

  “大家很高兴!说明上级还是很重视我们的呼声,并要求采取措施,切实保障我们的工资和待遇。”张老师告诉红星新闻,但在此之前,教师们的怨气很大。

  要领绩效工资?先存5万元

  张老师是大方县果瓦乡的一名教师,有40年教龄。据张老师介绍,大方县在教师每月工资收入中拿出30%作为绩效工资,绩效工资的多少和该年度该教师的付出和表现挂钩,当地小学教师每年的绩效工资是6千元至1万多元不等。

  去年,大方县成立了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要求每位教师存入5万元,否则年底就拿不到绩效工资。

     ▲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 天眼查截图

  ▲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 天眼查截图

  据大方县政府官网披露,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下简称乌蒙公司)是经大方县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控股企业,公司主要以服务“三农”为宗旨,按照“社员制、封闭性、不对外吸储放贷、不支付固定回报”的原则开展社员股金服务。

  但据当地多名教师向红星新闻透露,乌蒙公司要求教师等公职人员以5万-10万元不等的金额入股,入股金额多少和级别高低挂钩,比如领导,要求注入的金额就多一些,否则就克扣年底的绩效工资。

  张老师因为没钱入股,所以2019年的绩效工资被克扣到一个星期前才发给他。

  大方县多名教师透露,乌蒙公司成立后,县里组织各乡镇办理乌蒙公司的银行卡(简称“乌蒙卡”),并声称,今后教师的绩效工资都打入乌蒙卡。但此前,当地教师的日常工资和绩效工资都打入贵州银行卡里。

  据张老师介绍,教师办理的乌蒙卡是由各乡镇教管中心拿着教师的身份证复印件统一去乌蒙公司办理的,凡按规定存入相应的金额,可顺利拿到2019年绩效工资。“我家庭很困难,乌蒙卡是办下来了,但我没钱注入,所以绩效工资在当时就拿不到。”张老师说,一些教师后来去银行贷款,然后将5万元注入乌蒙卡才拿回绩效工资。

  “地方政府和我们讲,银行贷款利息一年是5厘,但乌蒙公司一年给出的利息是9厘多,哪怕是去银行贷款再注入乌蒙公司也不吃亏。”大方县凤山乡的王老师(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过,也有不少老师担心乌蒙公司是否会倒闭。

     ▲大方县政府显示“乌蒙公司”是当地政府控股公司

  ▲大方县政府显示“乌蒙公司”是当地政府控股公司

  对此,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乌蒙公司是县政府控股的国有企业,哪怕倒闭了,也有县政府担着。

  “大方县以发放所拖欠的绩效工资等款项为由,变相强制要求教师存款入股”国办督查室发布《督查通报》称,“大方县教育科技局通过会议部署等形式,要求教师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的2.5倍金额存款入股当地政府发起成立的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此作为发放拖欠绩效工资等款项的前置条件。”

  《督查通报》称,乌蒙公司控股股东为大方县财政局,通过调整股权结构设置、突出“供销信用合作”宣传等手段规避法律风险和行业监管,在无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备开展股金服务资格的情况下,违规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变相强制吸纳教师存款并许诺支付9.8%-12.8%的高息。

  对此,当地教师怨气很大,“我们收入本来就不高,还要贷款注入的话,如何安心教学?”王老师告诉红星新闻,当地刚参加工作的教师,一个月就3000多元,工作5年以上的,每月也就4000多元。

  “我还有3年就退休了,教龄40年,现在一个月收入6800多元,但压力也很大”张老师说,作为当地偏远乡村教师,他一个月原本可以拿到250元的偏远地区补助,但这笔补助已拖欠2年多,直至国办督查室工作人员介入调查后,当地才开始发放这笔补助。

  有校长已为学校电费、煤炭费等垫付万元

  李老师(化名)是大方县果瓦乡一所小学的校长,他告诉红星新闻,他所在的这所小学不足100人,但囊括了幼儿园到小学6年级。

  李校长说,这些在乡村就读的孩子,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学校办公经费也一再被压缩,“学校日常用的电费,以及给孩子烧饭用的煤炭费,一个月1000多元,一年就一万多元,但这笔费用都是我垫付的”李校长称,一些老师,包括他本人出差,费用都是自己先垫付的,“已有好几年没报账了。”

  乡村条件本来就比较艰苦,补贴也被拖欠,一些教师也不愿在村里教书。据张老师介绍,原本,他所在的小学有7个编制,但实际在当地上课的就4个老师。

  “现在评职称倾向于偏远地区,所以吸引一些年轻教师过来,但一评上高级教师,有了条件,他们就争取调到县城上课。”张老师说。

     ▲大方县县长陈萍被停职

  ▲大方县县长陈萍被停职

  国办督查室对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挤占挪用教育经费等行为曝光后,引发教师们的热议,“全县8000多名教师,大家内心都很高兴,以前反映情况会被威胁、警告,现在上头帮我们出气了。”张老师说。

  张老师告诉红星新闻,此事被曝光的前两天,他的乌蒙卡就收到4460元的偏远地区生活补助,贵州银行卡也在一天之内收到三笔款,先后拿到2019年6700多元的绩效工资。

  目前,张老师们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尽快把过去2-3年欠缴的公积金和医保费用给补上。”

  红星新闻就此先后致电大方县财政局、大方县教育科技局,但前述两部门工作人员均表示,具体情况建议记者联系宣传部门,但根据他们提供的电话,红星新闻拨打大方县委宣传部的电话时,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据《贵州日报》报道,贵州省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大方县督促整改和开展查处工作,对大方县拖欠的教师绩效工资及各类津贴补贴、欠缴教师的“五险一金”,确保今年9月10日前发放补缴到位;对大方县违规挪用的教育专项经费,确保年底前全部归还到位。对融资平台公司违规吸纳资金、变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学生生活补贴等问题,将深入调查,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