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关注 社会 财经 资讯 直播 图片 视频 记者

文苑

旗下栏目: 文苑 娱乐 诗歌 散文 书画

考验

来源:今视新闻通讯社 作者:徐仕杰 发布时间:2020-05-25
摘要:中国今视新闻通讯社洛阳讯记者 徐仕杰 单位调来一个50多岁的男人:秃头,矮个,相貌猥琐,衣着破旧。局长让我们几个队长挑人,大家都连连摇头。其中一个说,我们这是矿山队,干的是出力活,不是敬老院,要这样的尤物,总不能敬着供着吧?!一句话惹得大伙哄堂大笑。看
中国今视新闻通讯社洛阳讯  记者   徐仕杰

  单位调来一个50多岁的男人:秃头,矮个,相貌猥琐,衣着破旧。局长让我们几个队长挑人,大家都连连摇头。其中一个说,我们这是矿山队,干的是出力活,不是敬老院,要这样的尤物,总不能敬着供着吧?!一句话惹得大伙哄堂大笑。看看没人开口,我想,人家也是好不容易调来,总不能不给面子不接收吧!再说,年龄大有年龄大的好处,最起码稳重,老练,办事可靠。不像有的年轻人那样,不听指挥,干事毛糙。于是,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我举手表态。就这样,老刘成为我队中的一员。
  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用在老刘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别看老刘个小,干起活来却特别能吃苦,比年轻人都顶用。更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老刘的嘴上功夫很是了得,嘴巴特别甜,像抹了蜜似的,总能说到人的心坎处,让人心里美滋滋的。
  “不是凡人”是老刘的口头禅。就是和素不相识的人说话,几句寒暄过后,老刘也会说人家“不是凡人”。人家不解,老刘就眯起眼睛,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给人家观五官,看手相。末了,就会说人家定会“官运亨通”或“财源滚滚”之类的奉承话。人家乐哈哈而去,我们也对老刘佩服的五体投地。
  即使见到一个收破烂的,他也会夸奖赞美一番。说,你可不是一个凡人,将来最低弄个所长当当!收破烂的笑逐颜开。待那人走远后,老刘却在后边说,哼,看他那个熊样,他以为是啥长呀,那可是厕所所长!一句话又惹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老刘说我有富相“不是凡人”,五年内必定当局长!我说,老刘,别拿我开涮!老刘说,我要是说假话,敢把“刘”字抠掉!
  大家都说我的字写得歪歪扭扭,歌唱的五音不全,办事效率低,没有领导才能。而老刘却夸我的字有王羲之之神韵,歌声似行云流水,有“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之奇妙。我不信,老刘正色道:老弟,老哥可是掏心窝子说话,从来不阴奉阳讳,不拍马屁说假话!
  刚开始不信,听得次数多了,我竟有些飘飘然不知北了……
  在单位里,老刘可的确是个人才。一手好字,无人能够模仿,大家都叹为观止。一副好嗓子,很有感染力。一曲《流浪歌》唱毕,不知赢得多少人的掌声与喝彩。每此,老刘总是泪眼婆娑,诉说自己因贫困而错过多少良机,感叹命运多舛。接着,他就会骂“一人当官,鸡犬升天”,眼睛偷偷瞟我们这些当官的……
  老刘和我打的火热,吃饭时我走到哪里,他就撵到哪里。老刘说,老弟呀,你就像那天上的太阳,没有你的光辉照耀,我这心里就阴冷难受,连吃饭都没有一点滋味。
  每当我在家休息,他就会一天给我打几次电话,重复的是一句话:老弟呀,哥好想你呀!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睡觉爱打呼噜。别人都不愿和我一个寝室,而老刘非要和我调到一起。他说,老弟呀,不知咋的,你的呼噜声就像那美妙的乐曲,一夜听不到它,我就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的家里种有几亩地,每当农忙季节就得回家干活。有时老刘就丢下自家的活来帮我。烈日下,见老刘挥汗如雨,我好不感动。就说几句体贴他的话。这时,老刘就会趁机说,啥时在咱当县长的哥哥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也给我弄个队长耍耍……
  我和老刘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走到哪里,他就撵到哪里,连上厕所都形影不离。我对老刘说,既然咱们关系这么好,我看你也特相信神灵,崇尚忠义,咱俩也像古人那样焚香结拜,一辈子都要肝胆相照,不能背信弃义两面三刀。
  老刘一听,连连摆手。说,老弟呀,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可咱们不能这样呀。如今都啥年代了,咱不搞封建迷信那一套,传出去叫人笑话!
  我和老刘关系这么好,我当然对他不薄。我会让他干最轻的活,会给他多报销出差费,给他更多福利……
  我俩的关系引来一些人的嫉妒。他们造谣说老刘当面夸赞我,背后也像骂别的领导一样骂我。说老刘是在欺骗我,利用我,我嗤之以鼻,觉得那都是挑拨离间的鬼话……
  一个“五一”劳动节的上午,单位集体去参加劳动,归时已近中午,我见到了当县长的哥哥。乘人不注意,他悄声告诉我,不久将提拔我为局长!我心花怒放,想到老刘将来也晋升有望了,就想尽快见到他,当面给他一个惊喜。
  一楼督查科的门敞开着。魏科长见我让补签考勤名字。他说,今天大家去参加劳动都没有签名,刚才只有老刘一人来签了名。魏科长说家里有点急事,若是谁来了,就让谁签。他把签名册交给我,锁上门,急匆匆走了。
  崭新的签名册上,老刘的名字赫然在目,他不光签了自己的,还签了另一位队长的。我心中有些不快,心想:你和我关系这么铁,你代签了别的队长,咋不签我的名字?!
  上楼时,我曾想见到老刘当面质问,猛又想起,大家都说他是个口是心非利益熏心的奸佞小人,经常在队员之间两面三刀制造矛盾从中渔利,而当面却很会阿谀奉承。我想起了古人的话“狗不以善吠为良,人不以善言为贤”,他是真的在骗我吗?我把签名册藏在怀里,就想趁这个机会,对他进行一次小小的考验。
  上了二楼,进了屋,见老刘正躺在床上看书,我装作很吃惊的样子,说,以为参加活动的人都还没回来呢。我们寒暄了几句,然后也拿了本书躺下装作看书。一会儿,我说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迟一会儿便走。我谈起了上午火热的劳动场景。谈兴正浓,故意“哎哟”一声,忽地站起。老刘问我怎么了,我说,忘签名了!
  老刘说:“我也没签!”
  “你没签名?”
  “没有!”
  我知道老刘在骗我,就说:“那咱可得赶紧下去签,要不,魏队长把本子收起来,就不能签了!”我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现在都啥时候了,他那么死鬼,会让你签?!”老刘躺在床上纹丝不动。
责任编辑:徐仕杰

上一篇:遭遇“骗子”

下一篇:健康是福

最火资讯